欢迎来到重庆市四公里殡仪馆官方网站!
您的位置: 首页 - 殡葬文化 - 重庆市江南殡仪馆 “红岩之子”杨益言遗体告别在重庆举行

重庆市江南殡仪馆 “红岩之子”杨益言遗体告别在重庆举行

来源:殡葬文化 / 时间: 2023-10-02

四公里江南殡仪馆,提供一站式24小时殡葬服务,守灵治丧,遗体接运,灵堂布置,丧葬用品销售。

咨询电话:023-65255520

重庆市江南殡仪电话_重庆市殡仪馆电话号码_重庆市江南殡仪馆

红岩上红梅开,千里冰霜脚下踩……”小说《红岩》作者之一杨益言同志的遗体告别仪式,5月21日上午9时,在重庆市南岸区江南殡仪馆隆重举行。中宣部文艺局、重庆市委、市政府有关方面、中国作协主席铁凝、中国作家协会党组书记钱小芊送了花圈。家乡四川广安作协代表以及家乡武胜亲人作协代表和川剧“江姐”沈铁梅以及重庆庆社会各界人士,到江南殡仪馆送杨益言同志最后一程。

杨益言共有五个女儿,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电话釆访了作家杨益言的女儿杨小谊,她向记者表示:“感谢家乡四川人民对父亲的关心,我会将父亲的红岩精神代代传下去!”

1.“红岩子之”杨益言,家乡四川人民送您来了

重庆市江南殡仪馆_重庆市江南殡仪电话_重庆市殡仪馆电话号码

5月21日早上7时,山城重庆的天空,淅淅沥沥大雨一直下不停。 老天爷好像也悲痛,用大雨来为杨益言送別。杨益言同志的遗体告别仪式,于上午9时准时在江南殡仪馆开始。现场,哀乐低回,气氛庄重、肃穆。在遗体告别仪式现场灵堂大厅,悬挂着杨益言和蔼可亲的遗像,遗像上方“红岩之子”四个字特别醒目。告别大厅写有挽联:“垂泪书文章,巴渝永铭志士心。 泣血写英烈,华夏长留英雄魂。”杨益言的遗体上覆盖着鲜红的中国共产党党旗,在场所有人均表情肃穆。杨益言的遗像由女儿杨小谊捧着。

“杨益言老师,你是家乡武胜人民的骄傲!你是小平家乡广安的光荣。今天,我们代表家乡人民,从广安、武胜赶来重庆,特别为您老人家送别来了。杨益言老师,你在天堂走好!我们不会辜负你对家乡的希望,发扬你在小说中倡导的‘红岩革命精神’,把广安、武胜建设得更美丽!”

重庆市江南殡仪电话_重庆市殡仪馆电话号码_重庆市江南殡仪馆

重庆市江南殡仪电话_重庆市殡仪馆电话号码_重庆市江南殡仪馆

杨益言虽然生于重庆,但他的父母亲是四川广安武胜县人。至今,还有许多亲戚在武胜县生活。杨益言生前经常说,我的祖籍是四川广安人。

广安市作协和武胜县人民政府派出的家乡的亲人代表,为表达对红色著名作家杨益言的敬仰怀念之情,提前赶到了重庆江南殡仪馆,为杨益言送上最后一程。在遗体告别仪式现场,来自广安作协和武胜的家乡的亲人代表,在杨益言的遗体面前,深深连续三个大鞠躬,对家乡的著名作家杨益言表达深切的怀念。家乡的代表还当面向杨益言的几位女儿表示了家乡亲人的慰问,并邀请杨益言的女儿们常回家乡四川广安武胜看看。

2. 追悼会:继承红岩精神

重庆市殡仪馆电话号码_重庆市江南殡仪馆_重庆市江南殡仪电话

重庆市殡仪馆电话号码_重庆市江南殡仪馆_重庆市江南殡仪电话

在杨益言遗体告别仪式现场,摆满了社会各界送来的花圈,特别引人瞩目的是:中宣部文艺局、重庆市委、市 府 有关方面、中国作协主席铁凝、中国作家协会党组书记钱小芊也送了花圈。

据了解,杨益言生病离世前,中国作协十分关心杨益言的身体健康。特别委托重庆作协领导,看望杨益言。

追悼会由重庆市作家协会主席陈川主持。重庆市作家协会党组书记丶副主席辛华,在现场介绍了杨益言的生平。

前来参加追悼会的人,许多人是多次阅读过小说《红岩》的热心读者,还有许多人是读着杨益言的小说《红岩》长大的。

重庆市江南殡仪馆_重庆市江南殡仪电话_重庆市殡仪馆电话号码

重庆市江南殡仪电话_重庆市江南殡仪馆_重庆市殡仪馆电话号码

重庆市殡仪馆电话号码_重庆市江南殡仪馆_重庆市江南殡仪电话

重庆市江南殡仪馆_重庆市殡仪馆电话号码_重庆市江南殡仪电话

杨益言生前同好友黄兴邦,在现场发言致追悼辞。黄兴邦说,惊闻杨益言老师溘然辞世,我们每一位曾与他一起在作协工作过的同志,大家的心情都非常沉痛,大家都非常怀念这位深受全国人民喜爱和敬重的前辈革命作家。

重庆市殡仪馆电话号码_重庆市江南殡仪电话_重庆市江南殡仪馆

重庆市江南殡仪电话_重庆市殡仪馆电话号码_重庆市江南殡仪馆

重庆市殡仪馆电话号码_重庆市江南殡仪电话_重庆市江南殡仪馆

追悼会现场,杨益言的二女儿杨小扬代表全家人在追悼会致辞,她充满感情之情,真心感谢重庆市有关领导、家社会各界人土为父亲送别。会继承父亲遗志,把红岩精神永远发扬下去。杨小扬致辞结束, 人们怀着对杨益言的敬仰之情,在哀乐声中,为杨益言老师鞠躬一一告别:杨老师重庆市江南殡仪馆,您老人家安息吧!

3、小女儿回忆:“爸爸走得很平静,也很安祥”

重庆市殡仪馆电话号码_重庆市江南殡仪馆_重庆市江南殡仪电话

杨益言共生有5个女儿。 杨小谊是杨益言的小女儿,也是跟杨益言在一起生活时间最长的女儿。说到父亲去世,杨小谊难掩心中的悲伤,“三年前我妈妈去世,这对爸爸的打击很大,从那之后,爸爸就一直在住院”。

杨小谊回忆说:“5月14日的晚上,父亲正在休息,突然出现了吸入性肺炎,导致病情恶化,不过“爸爸走得很平静,也很安祥”。杨小谊透露,这些年,杨益言一直不能说话,不过我们给他说话,他能听见,同意的话,他会亲切地点头。回忆起《红岩》的创作,他还会流泪。”

重庆市江南殡仪电话_重庆市江南殡仪馆_重庆市殡仪馆电话号码

杨小谊说:“我小时候根本不知道父亲是作家。上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,语文老师给我一本《红岩》,让我回去找父亲在上面签名,那时我才知道父亲是《红岩》的作者之一。”随后,学校邀请杨益言去作报告,杨小谊第一次听父亲讲跟《红岩》有关的故事,才知道父亲“坐过牢”,好奇地问父亲,而杨益言却用一句“大人的事小孩不要管”就简单地回答了。

重庆市江南殡仪馆_重庆市江南殡仪电话_重庆市殡仪馆电话号码

虽然不了解父亲创作《红岩》,但2000年杨益言创作一部关于三峡移民的剧本,给杨小谊留下了深刻印象。当时杨益言已经是70多岁的高龄了,但接到这个任务后,还是多次深入库区实地采访。为了安心创作,最长的一次7天没有回家。当杨小谊看到父亲时,因为长时间坐着写作,他的双脚都已经完全肿了。

重庆市江南殡仪馆_重庆市殡仪馆电话号码_重庆市江南殡仪电话

杨小谊告诉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:父亲杨益言曾给我们女儿们立过一条规矩:女儿不能随便接受媒体采访,更不能随便谈《红岩》。杨益言还告诉孩子,任何时候都不准打着他或者《红岩》的招牌为自己行方便。上世纪60年代的时候,杨益言就把收到的稿费全部交了党费。为了让更多人了解许云峰、江姐和以他们为代表的英雄故事,2001年重庆市江南殡仪馆,杨益言和罗广斌的夫人胡蜀兴把小说手稿捐赠给了中国现代文学馆。

重庆市江南殡仪电话_重庆市江南殡仪馆_重庆市殡仪馆电话号码

封面新闻-华西都市报记者 杜恩湖

重庆市作协、杨益言女儿们独家供图

四公里江南殡仪馆,为你服务,逝者安息,生者慰藉!

咨询电话:023-65255520

相关产品

返回首页
服务地址
客服
欢迎联系
电话咨询
返回顶部